女子被盗手机存离世幼儿珍贵回忆 临沂民警试睡员”:职业冷门全国仅10余人,收入不

2021-11-25 15:08:10 文章来源:网络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18日讯 “我的手机被盗了,里面存有刚去世幼子的照片,快帮我找回来吧。”10月20日,一名外地来打工的李姓女子哭泣着向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红埠寺派出所报警求助。

民警从报案人李女士处了解到,当天上午10点多,她在南道集市上购物时,手机放在外套右侧的口袋里。在一个摊位买完袜子结账时,突然发现手机不见了。虽然价值不高,只有2000多元钱,但手机里存储着离世孩子的珍贵影像资料。

民警调取当天市场监控录像发现,一名中年妇女在李女士挑选袜子时,快速贴近身边偷走手机,整个作案过程只有几秒时间,女嫌疑人作案后快步来到10米外的一辆摩托车旁边,一名骑车男子带着女嫌疑人加速离开。根据嫌疑人娴熟的扒窃动作,民警判断嫌疑人应该是惯偷,而且是流窜作案。 通过研判分析,近期一段时间来,这两名嫌疑人经常出入各集市,民警决定守株待兔。

10月25日中午12点多,一辆熟悉的摩托车突然出现在集市上,骑车男子正是民警寻觅多日的男嫌疑人。各组警力迅速收拢,待女嫌疑人作案后上车准备逃跑时,民警当场将两人抓获。

经搜查,在摩托车挡风的一角发现一个私自缝制的隐形口袋,内藏有一部手机。民警启动该手机,恰巧失主打来电话,这部手机正是在集市上刚刚失窃的。民警又在挡风的另一处发现了更隐蔽的口袋,又搜出了一部手机,也顺利找到失主。

两名嫌疑人交代李女士手机已经卖到费县,民警根据嫌疑人提供线索,当晚便将手机找回,并返还给李女士。 目前,两名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闪电新闻记者 黄健容 谷会媛 报道

来源:闪电新闻

大河报见习记者 陈甜甜

11月9日,某拍卖平台进行了一场“24小时凶宅试睡直播”,一名试睡员在一处曾经发生过自杀事件的凶宅内居住生活,通过24小时不间断直播展示房屋房型及居住体验。这场特殊的直播引来众多网友围观并登上热搜,大家也对“凶宅试睡员”这份工作产生了好奇。

(直播平台截图)

据了解,此前也有平台曾公开招募“凶宅试住主播”,工资待遇按分钟计算,每分钟1元。这意味着,若试睡员24小时不间断直播,一天就可拿到1440元。对此,不少网友表示“心动也想去”、“这就是躺着赚钱啊”。

做“凶宅试睡员”收入到底怎么样?会不会在意房间里发生过什么事?客户会提奇怪的要求吗?每完成一单后会给自己“去去晦气”吗?11月11日,大河报记者独家采访了一名有着3年从业经历的“凶宅试睡员”张先生,他向我们揭开了这份职业的“神秘面纱”。

以下为大河报记者与张先生的对话:

业主会让你去做一些事,比如不开灯看看床底下

大河报:什么经历让你接触到这个行业的?

张先生:当时刷抖音,看到了一个发布招聘“凶宅试睡员”的视频,看着也不错,就去面试了,但当时没成功。可能我不是主播的原因吧,因为他们招聘都是那种可以直播的主播,后来我自己去找的有需求的业主和房地产商。

大河报:“凶宅试睡员”有什么要求的吗?

张先生:其实“凶宅试睡员”这份工作并没有我们大部分人想的那么简单,并不只是说去那里睡一晚,它对于个人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首先要保证你这个人身体是健康的。其次,业主也会提出一些要求让你去做。例如:他会让你去做不开灯看看厕所,或者不开灯看看床底等类似于这种的事情,主要是想烘托出一种恐怖的氛围,证明这个房子“没鬼”,是安全的。

(苏州一“凶宅”内部图片)

大河报:您是“兼职”还是“全职”?

张先生:这是一个冷门职业,它不适合当成一个主流的职业,只能当成一份兼职。这份工作需要天南海北的哪都跑,无法固定在一个城市,而且每一个凶宅不可能都由你来试睡,接单量也不大,基本上一年到头接一单,甚至一年也接不了一单。

接单量并不大,出单必随身携带手电筒

大河报:那你从事“凶宅试睡员”到现在,接过几单?

张先生:差不多也就3单吧,平均一年接一单吧。基本上接的都是业主给报销路费的单子,因为你像我家在东北,若是北京有单子,业主也愿意报销来回路费,那我就愿意接这一单。若是像广东有单子找我,但不给我报销路费,那我这一趟也赚不了钱,就不接了。

大河报:那您接的每一单,需要在“凶宅”内住多久?

张先生:一般是从晚上7点入住,到第二天白天7点,共12小时。

大河报:您是怎么收费的?

张先生:我的收费标准基本上是1400元一天,也可以按照一分钟1块钱来计算,但是不得低于1400元。因为你不可能让我半夜十二点进去住,住到半夜三点给我一两百块钱,我千里迢迢的过来让我住3个小时这不合适。

大河报:您在试睡前,会有哪些准备工作?

张先生:我可能会简单的带一个行李箱,里面放上我的个人物品。因为每个业主的习惯可能会不一样,有的人不想让你用人家的床上用品,所以我会自带床单被子、牙具和一个手电筒。

大河报:为什么要带手电筒?

张先生:有的时候业主会要求我不开灯巡视这个屋子一圈,要是房子面积小还好,面积大的房子就不方便了,因为需要打手电筒去查看厕所、房间。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河报:那您会带防身的物品吗?

张先生:不会吧,我自己胆子本身就挺大的,而是我是一名退伍军人,受以前职业的影响,我没有这种恐惧心理。

大河报:您晚上能睡得着吗?

张先生:能睡得着,但安稳谈不上。因为有时候业主会半夜一点多打电话说让去屋里转悠转悠,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异常,所以不会睡得太熟。

大河报:找您“试睡凶宅”的群体有哪些?他们怎么找到您的?

张先生:一般都是买凶宅的业主,他们买回来不敢睡,就找人先试睡一下,看看安不安全,也有卖凶宅的房地产商。他们一般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或者在网上看到我发的帖子找到我的。

大河报:那您通过什么方式把试睡体验反馈给的他们?

张先生:一般我会和业主视频,展示夜晚检查屋里各个角落的过程,让他们看到什么都没有,我在这里睡一夜是非常安全的。

(苏州一“凶宅”内部图片)

并不会去问房间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大河报:您会在接单子前去了解这个房子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张先生:基本上不会问,除非是那种特殊的,比如说这个房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让我去顶包,这个肯定是不行的。若是平常的凶宅都无所谓,我不会问那么详细。

大河报:您每完成一单后,会给自己“去去晦气”吗?

张先生:不会的,因为我本身就不相信这些东西,我是无神论者。

大河报:和您一样从事“凶宅试睡员”的人多吗?

张先生:从事这份职业的人并不多,我们这个圈子流动性特别大,有的人做了一段时间不做了就退出了,也会有新的人加进来。到目前为止,全国范围内大概仅有14人还在做这份工作,我们是全国各地都跑的。

大河报:您的家人和朋友知道您在从事这份工作吗?他们的态度是什么?

张先生:他们都知道,态度说不上支持但也不反对。父母也是受过教育的,所以开明一些。我身边的朋友们更多的是对这份工作的好奇,总是会问我很多奇怪的问题,我就会跟他们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住一夜就回来了。

有些人觉得很轻松,但很多人接过一单就跑掉了

大河报:有网友说这是一份“躺着赚钱的工作”,您怎么看?

张先生:像睡凶宅这种事情,我个人觉得无所谓但不代表每个人都觉得无所谓,人的恐惧心理是天生的。我有朋友也觉得这份工作比较轻松,睡一觉钱就到手了,还让我帮他们介绍单子,但多数人都是哆哆嗦嗦的,接一单后就跑掉了,这是人的真实反应,绝大部分人是比较害怕的。

大河报:您觉得这份工作的意义是什么?

张先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有胆子大的,有胆子小的,胆子小的人不敢做的事、不敢住的房那就让胆子大的人先做先住,这样胆子小的就敢做敢住了。通过我的亲身体验,让业主们安心。

最重要的是,我想通过自己亲身做“凶宅试睡员”去证明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来源:大河报

上一篇:大客车高速公路上抛锚 安康高速交警紧急救业价值链合作研究》出版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石城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