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航母*手”到底行不行?看完这些照片就明白了

2022-05-13 16:43:07 文章来源:网络

**反航母弹道导弹自从问世以来,西方一直持怀疑态度,尤其是部分**国分析人士坚持认为,反航母弹道导弹难以识别舰艇并对其**确打击,因此真实**存疑。

不过**国海军学会网站11日的**新报道,或许可以打消他们的这种质疑。

报道称,**新的开源卫星照片显示,“**一直在偏远沙漠磨练其猎**舰艇的能力,以应对未来的潜在冲突”。

这并非该网站首次通过卫星照片发现**在西部沙漠地区建造航母靶标,作为远程弹道导弹的攻击对象。但**近发现的一系列靶标,形成了沿着沙漠边缘延伸的一连串大型目标。其中首次发现了以港口船只为目标的设计。

报道称,去年12 月,在**心设计的航母靶标西南8英里处发现了一个带有全尺寸码头和驱逐舰大小的舰船目标。**近的卫星图像显示,一枚导弹在今年2月击中了这艘“驱逐舰”的要害部位,然后该靶标被拆卸后消失了。

看看这个靶标上的命中位置,就能知道**反航母弹道导弹的命中**度有多高了——不用怀疑,这样的平面靶标设置是通过在地面铺设金属板和其他模拟设施而构成,适合于典型反航母弹道导弹“从上至下”的打击模式,而非掠海的反舰巡航导弹需要的立体靶标。

**国海军学会网站宣称,独立防务分析员达米安·西蒙发现了另一个类似的海军舰艇靶标。同样以停泊在港口的驱逐舰为打击对象。

“这些目标的**质、位置和袭击都表明它们是为了测试弹道导弹。**这些高超音速反舰弹道导弹(ASBM)对军舰的威胁越来越大。”

西蒙表示,“这些目标的布局是经过**心计算的,它们的形状和大小是一致的,而不是随意设置。”“目标似乎是通过在地面上铺设金属板来塑造的。这是与码头和建筑物不同的材料,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可以反射热量或雷达波,这也能让我们了解这些实验背后的复杂系统工程和努力。”

按照他的解释,衡量现代弹道导弹命中**度的**是圆概率误差(CEP),即以目标为圆心划一个圆,如果导弹命中此圆的机率**少有一半,则此圆半径就是CEP。但对于拥挤的码头这类特殊场景而言,要**确打击停泊其中的军用舰艇难度非常高。对于大部分弹道导弹而言,以军舰为圆心,CEP**含范围内的大部分仍然是海水,不太可能达到预期命中军舰的效果。此外,码头的干扰很多,要准确识别舰艇位置也不是容易事。

另一处靶标在雷达成像照片上仍能清晰地显示典型的航母轮廓

“**导弹可以使用红外线、光学或雷达来形成目标图像,然后在**后的俯冲过程中微调自己的轨迹,以准确地落在目标上。外界无法断定这些导弹使用的是红外线还是雷达,但两者都有可能。”他还表示,或许**导弹采用了人工智能技术,“现代目标传感器通常连接到人工智能,允许导弹识别目标并选择预期或**高价值的对象。”

报道承认,如果**的反舰弹道导弹能从码头辨别出一艘船,就可以对敌方海军造成致命的开场打击。“这些舰艇在逃到开阔水域或分散之前就可能会被斩首”。

根据五角大楼的《**军力报告》,**在开发至少4种反舰弹道导弹,**括陆基的“东风-21D”和“东风-26”,以及由轰-6N轰**机携带的空基反舰弹道导弹与海基055型驱逐舰携带的“鹰击-21”高超音速导弹。

去年西方媒体大肆**作的解放军“旱地行舟”模拟航母靶标

老司机注意到,从去年10月开始,**国媒体就密集**作**在西部沙漠地区发现反航母弹道导弹靶标的**,不时传出“**在沙漠建造了**国‘福特’号航母模型”“**建造了可以移动的航母靶标”等说法,并指责“**针对**国海军加强反航母打击能力”。但**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此前曾明确对此回应称:“我不了解你提到的情况。”

无论西方媒体报道的“**反航母弹道导弹的靶标和打击效果”是真是假,但数十年来,**军模拟打击他国军事目标的准备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其海陆空三军的假想敌部队毫不掩饰地模拟俄罗斯、**、朝鲜、伊朗等他国武装力量。

怎么,**国还要搞“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那一套吗?

来源:枢密院十号/老司机马识途

本文转自:**

巡边途中。

“曾经,这里是保家卫国的战场;如今,这里是强边固防抵边抗疫的前线。去年6月份我们就被派驻到这里,到现在已经驻守9个月了。”在云南省文山州马关县金厂镇野牛坪防控哨点,来自马关县**草专卖局的强边固防突击队员李正斌说。

“我们刚来的时候这里不通路、不通水、不通电,后来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下,我们大伙儿共同努力自己动手,各方面条件才逐渐改善。这几块菜地也是自己种的,有白菜、有豆尖儿,稍远一点那块是豆角。”强边固防突击队员孙孝龙指着附近几块菜地如数家珍。

“老孙,走巡边去!”李正斌抄起一根防暴棍吆喝了一句,领着其他守边队员开始了当天的巡边。

起初,山路并没有那么崎岖,走得还算轻松,几百米山路过后,山势陡增,巡边道以近乎垂直的角度“立”在了面前,尽管如此,守边队员仍然以十分轻巧的姿态迅速到达了山头。

“咱们这条巡边道将近六里地,而且都是沿着山头修的,刚走完的这段是**好走的了,接下来的路不太好走,我们每次巡边就像‘闯关’一样,要不你就别去了。”原以为刚走完这段就是守边人口中的“不好走”,没曾想真正的挑战才刚开始。

巡边道几乎都处在**高的地势,有些路段极其狭窄,以至于无法并脚站立,只能一前一后交替挪动双脚,由于重心不稳,往往还要抓牢树枝才能勉强“过关”;有些路段紧挨着笔直的峭壁,落差达到了几十米,稍有不慎,一旦脚下打滑,后果不堪设想……但即便如此,至少还是有路可走的。

在艰难行进了一段路之后,道路居然“断头”了,进退两难之时,巡边员灵机一动,决定利用**树枝采取“搭桥”的方式 “过关”。

**终耗时两个多小时,这条全长2.8公里的巡边之路总算“走”完了,一路“走”来,这条巡边路之崎岖险峻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幕降临,巡逻道周边灯光亮起,远远望去,犹如黑**里的点点星光。没错,那是**空中**亮的星,它们照亮了每一条巡边路,也照亮了每一个守边人心底的路。(潘黎、殷茜)

巡边途中。

巡边途中。

巡边途中。

上一篇:地震救援演练如何进行?记者带你现场体验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石城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